01
Sep
我的機器人夥伴
Robot Humankind
Facebook

我們正在發明一種新的物種:半物質,半數位,未來機器人的野心,是否正在超越模仿人類,超越會走路、會說話的人形與機能,和人類越來越難以分辨,甚至取代人類的存在?

撰文:Pauline Yu  圖片提供:工研院、華寶通訊、台灣智慧自動化與機器人協會、Kibo Robot Project、iRobot 

 

「這是我的一小步,卻是機器人的一大步。」今年八月, Kirobo 成為全世界第一個進駐國際太空站的機器人。陪伴日本太空人若田光一排遣無聊時光,目前是Kirobo 的首要任務,只因他身懷語音和臉部表情辨識功能,能夠與人類流利對話。就算有時難免反應慢半拍或雞同鴨講,只要重複提問相同問題,Kirobo 就像Siri 一樣樂於學習和修正,回答可以越來越令人滿意。

能夠上太空,Kirobo 真的不簡單。東京大學先端研究所副教授、同時也是京都大學創業育成計畫Robot Garage 創辦人的高橋智隆,在日本太空總署JAXA 及汽車大廠Toyota 的協力支援下,讓Kirobo 順利通過包括無重力、加振力、熱解析、電流等十四道測試程序。目前只會說日文的Kirobo,在地面基地還有一個機器人夥伴Mirata,只要Kirobo 有任何狀況,Mirata 可以立即掌握。

工研院博士級研發團隊從機械跨入醫材領域,研發行動輔助機器人。

 

日本機器人專家高橋智隆(圖2 左)催生全球第一個上太空的機器人Kirobo。

 

「現實與未來」

人類對機器人懷有不少憧憬和幻想,卻也不乏對機器人的未知恐懼。Kirobo 在六月公開對外亮相後,英國「衛報」略帶揶揄地打趣,認為日本科學家肯定沒有從影史的幾部經典科幻片中學到教訓:「2001 太空漫遊」有個會說話的機器人HAL 9000,最後居然把太空人殺光光;「星際大戰」裡也有一個名叫C-3PO 的機器人, 卻整天忙著與貌似垃圾桶的夥伴R2-D2 對話。至於外型可愛如原子小金剛、身高僅34 公分的Kirobo,會不會有一天電腦程式大亂,從太空人的好夥伴變身殺人娃娃「恰吉」?

「輔助行走機器人」今年在台北國際機器人展中亮相。

 

當然,Kirobo 背後的研發意義,象徵機器人與人類的全新介面出現,他擁有能研判情感、與人類互動並學習溝通的人工智慧,意味著機器人未來與人類將建立更密切的關係。除了軍事用機器人已經發揮極大功用, 如拆解地雷或炸彈,在工業化國家面臨高齡化、單身化、少子化時代來臨,機器人勢必要發揮工作助手、看護長照等實質輔助功能,使互動型機器人成為當前和下一世代的研發重點。

工研院2012 年的作品「運載機器人」, 可望減輕醫院護理人員的工作負擔。

 

創辦「iRobot」、發明掃地機器人「Roomba」的前麻省理工學院教授Rodney Brooks,在知名的TED 演說(TED Talks)中提到,就長程的科技演進和人口統計來說,他認為未來人類社會勢必要大量倚賴機器人,而機器人的數量卻供不應求!當嬰兒潮的人們開始走向退休,有工作能力的勞動人口卻在減少,社福健保等負擔也會變得更加沉重。以老年化社會來說,Brooks 直指最大的問題,在於年長者自主生活的能力不如從前,社會卻無法提供足夠的看護資源。日本出現的「老老介護」現象,就是指老年人必須照應共同居住的其他老年人,往往成為社福安全的隱憂。Brooks 認為,由機器人提供我們生活協助的時代已經來臨, 且不是僅於陪伴,而是代勞執行許多人們年紀增長後,會日漸不勝負荷的吃力工作,例如提重物和爬樓梯,甚至現在引發討論的年長者駕駛問題。

iRobot 公司的掃地機器人Roomba 是經典商品。

 

華寶通訊的Robii,是台灣研發全世界第一台搭載投影螢幕的陪伴型娛樂機器人。

 

機器人科技可以解決問題,也帶給人們尊嚴,尤其是能夠幫助他們的「人類」越來越少。Brooks 預言在未來的四十年,我們的日常生活會越來越倚賴機器人。無論機器人的外型為何,特別在健康醫療及長期看護方面,「未來的百年內都會是研發的重點。」台灣工研院在2012 年的台北國際機器人展中,曾經展示一款台灣自主研發的「運載機器人」, 可以荷重三百公斤,轉彎不會減速,非常適合擔任運送換洗被單、使用過的餐具、以及藥品物資的單調卻費力的工作,讓護理人員有更多時間照顧病患。失去行動能力的脊椎損傷病患或年長者,往往最迫切需要長時間的看護及復健資源,工研院在今年的機器人展中以「輔助行走機器人」新作亮相, 並持續進行臨床研究和輕量化設計,預計五年內產品化,將機器人的機械功能擴增為醫療輔助的友善科技。

2012年的國際機器人展盛況。

 

新光保全今年展出的「新保6號」先端概念機器人,未來的家中保全工作將更具高機動性。

 

「讓機器人自主?」

即使能幫助人們執行單調吃力的工作,機器人卻也帶來「搶飯碗」、「失控」的質疑。機器人進駐工廠,如何能讓機器人與員工合作無間,提升工作效率和產能, Brooks 認為重點不在機械的重複性、精準性和高速,而是幫助小型工廠以更短的時間做好一件事。於是機器手臂會配上臉和眼睛,機器人的「臉」不在於多麼逼真擬人化,而是能夠以「眼睛」追蹤手臂的方向和動作,不會發生「失控」的情形。

今天我們的生活中少不了機器人,機器人在軍事方面的角色也日益吃重,例如代替全副武裝的士兵,進行除雷或清除炸彈的危險工作。新一代軍用機器人更將朝提升自主性的方向開發,以及這類機器人該如何恰當運用。美軍自2002 年就開始使用iRobot 所研發的PackBot, 進階的改良版除了幫助美軍在阿富汗清除炸彈,還可以邊通聯、邊記錄位置,避免通訊失聯,還需要出動彈藥處理專家冒著自身安危去尋回機器人。其他重要的自主性行動,還包括在阿富汗或巴基斯坦的崎嶇地勢中,「跌倒了自己爬起來」,以及使用衛星和重疊影像,在特定航點間的導航功能,算是自主性機器人進程中緩慢的一小步,讓這類機器人未來有機會執行更艱鉅的任務,例如排除整棟建築物中的潛在危險物品。

軍事、遠端通訊和醫療是機器人未來持續研發的重點。

 

有鑑於過去發生多起無人駕駛機的「亂殺」記錄,使外界對美國軍方機器人的「自主性」定義有不同觀感。機器人尚無法取代真正的士兵,只是象徵當今軍事科技的進展。所有的自主性系統都應該在某種程度上受到人類確實監督,系統軟體要顯示自主行動的極限設計,以及電腦被賦予的決定權限。

 

「打造更好的機器人」

當一般大眾對機器人還存在某種科幻小說情結,覺得難以融入自己的生活中,最大的癥結或許來自機械工程背景的設計師!美軍曾向iRobot 抱怨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地的機器人使用者介面「很難用」,工程師卻說,「是使用者不夠聰明!」Brooks 認為,機器人的研發和製造者,一定要讓機器人夠有吸引力,操作夠簡單,「就像遊戲機一樣」,讓一般人也能與機器人輕鬆互動,正如PC 和智慧型手機的普及化,就是因為一般大眾都能接受和使用,所以機器人也要能夠讓一般人輕易上手才行。

日本Sharp 推出會說話的掃地機器人「Cocorobo」,是新一代智慧型白色家電的話題作品。今年四月初,東京急行電鐵(東急電鐵)公司更嘗試利用這款掃地機器人做為Big Data 的蒐集手法,以志願參加的二十世代公司社員為實驗對象,在居住的出租公寓中,特製款的掃地機器人連結雲端服務,透過清掃時所蒐集的租屋者生活模式和習慣、Cocorobo 的動作狀況及對話內容,所有資料上傳雲端分析,掃地機器人的語音功能就可以傳達租屋者適用的生活情報。實驗結果也能利用在日後的新商品開發。東急電鐵還預計將實驗對象擴及到高齡的六十世代。

Honda 研發的Asimo,是具有對話和互動性的智慧型機器人。©Alisha weblaunches 

 

「著眼未來」

未來的機器人,一定要是人形外觀嗎?如果大家都往同一方向去思考,機器人要會感應、思考、行動,一古腦兒全往這些方向研發,那新技術的開發就遲了。日本千葉工業大學未來機器人科技研究所「fuRo」所長古田貴之,在2006 年的一篇訪談中,曾經表達他的憂心。古田所長是被形容為「腦子裡裝了3D CAD」的天才機器人教授,他的知名作品包括世界第一個搭載人工智能、會踢足球、能後空翻的機器人「morph2」, 現在則與日本知名工業設計師山中俊治聯手合作開發。他協力推動日本首見以中小學生為對象的「機器人教室」,今年九月起開班授課,要培養未來機器人博士, 將日本機器人教育向下扎根。「未來能夠搶救日本機器人產業的人才,要從現在開始培育!」古田所長不但親自監修課程內容,他為東京電力·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作業開發的「核能機器人」,搭載技術也毫不藏私地在教材中公開。

fuRo 團隊在奧地利電子藝術節展出的八腳機器人Halluc II。©fuRo & Ars Electronica Futurelab 

 

「與美國相較,[ 日本] 的機器人開發相關技術人才, 壓倒性地不足。」天才機器人專家亟欲改善日本的現狀。2011 年東日本大震災後,古田所長主持的fuRo 團隊受東電和日本政府委託,研發用於偵查高放射污染核電廠內部的機器人。「物理和數學是提升機器人性能必要的知識,使用這樣的知識,可以讓機器人如同飛碟UFO 一樣自由自在移動。如果能夠在講座中快樂學習機器人知識,學起物理數學就會更積極。」古田所長進一步指出,美國的機器人軍事應用目標,政府、企業、大學的機器人相關人才養成和技術開發,形成「機器人streamline」的一貫化。機器人是涵蓋工學全體知識和技術的科技,從中學生的階段就要開始接觸, 要能提供學習的環境,才可望教育出身懷高度機器人知識的下一代。

fuRo 與日本知名工業設計師山中俊治聯手設計的機器人morph3。©fuRo, Shunji Yamanaka, JST

 

美國機器人學者Illah Reza Nourbakhsh 在著作「Robot Futures」一書中提到,未來式機器人將會在體能和數位方面,擁有超人類的能力,並嵌進我們的實體空間, 做到我們無法做到的事,甚至在人工智慧的輔助下,可以獨力思考。他們和數位世界完全結合,結合網路工作的能力比我們優秀。人類未來該如何和這些機械夥伴共處,人類社會在結合這些更強、更聰明的物種之後,又會帶來什麼樣的變化。「闇黑無界:星際爭霸戰」鬼才製作人J.J. 亞伯拉罕,今年秋天將在福斯電視台推出新作「Almost Human」,背景設定在據今不遠的2048 年, 描述一名警察與機器人夥伴聯手在未來世界懲奸除惡的故事,無疑是自「機器戰警」以來,人類對機器人投射的新幻想。機器人與人類的彼此互補、心意相通,不但是影集最大的看頭,更或許是我們與機器人夥伴的美好未來。

由J.J.亞伯拉罕製作的新影集Almost Human。